Polaris

墙头不多都是真爱
本命槙岛圣护
希望厨
FF7 克劳德
Hannigram/POI
喻黄/青葱

诺兰从不让人失望

知道他用胶片,尽量不用cg来还原真实
今天看之前还看到了他的访谈
非常自信,非常成熟
诺兰兄弟俩一个盗梦空间一个疑犯追踪几乎我本命
多线性叙事,一周 一天 一小时
他说我的故事中不需要太多语言
镜头足以展现一切
我想一部战争史实片应该贴合实际又得到升华,不过分的煽情
没有把笔墨花在敌军和英雄主义上
一切都这么的真挚 

请让我安心做个脑残粉 男神他甚至不需要我吹

用sim4捏的12和9
私心里他们就自由的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吧

可能不太像
哎昨天刚补了残响,特别喜欢,虽然圈冷但是想义无反顾的入坑

有个动画的脑洞
G市挺热的对吧,少天喻队两人一个围巾一个高领
是不是有什么痕迹需要掩盖
|ω・)

我的沙素鸡说的真好!

——来自两次带头鼓掌的达康素鸡

Effulgence

占Tag致歉

借词告白


見上げた空 綺麗でした
抬头仰望的天空 好美
君のことを 想いました
我开始想起了你
君のように強く前を向いて
真希望自己能够像你一样
歩いて行けたらと
坚强地朝前方迈进
今はこんなだけど
现在我虽然是这个样
いつか理想通りの
但是总有一天会成为
自分になるのだからと
自己理想中的模样
こんな声は 届きますか
这样的声音 是否能传达
君の背を生きる道しるべに
我以你的背影为人生的标的
今日も歩いてます
今天 继续在前进

来自滨崎步Walking Proud
本痴汉在网易云专门设了歌单 歌词契合就放进去(X

Moments 【0211/崔槙】


借着11号还了写崔槙的愿望,Shogo永远在我心里ʕ •ᴥ•ʔ

据说人将死时会走马灯般的回想起人生,于是做了个(迷)设定每个人会以为自己之前的人生是一场梦,意识的荒芜世界虚假但平和,如果两个人彼此思念他们就会相见,但是只有决定从中脱离才会真正重逢否则会忘记一切(老崔来的比较早所以意识到了虚假)
双视角意识流——算是颗糖


Moments

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巫女的神谕笼罩日本。梦中身边围绕着许多人来来往往——纪念双生妹妹的男子、眷恋着父亲的少女、追求刺激感的老人、二元对立的宿敌......这其间有人并立他身旁直至死亡,他也从未停下脚步,直到麦田中的枪声划破长夜。

黑暗中槙岛圣护坐起身来,宽大的床上被子被卷到一边,晚风冷却了他骤然升高的体温。
“真难得...做了个奇怪的梦。”槙岛起床关上窗户,回想那描述了一生的梦,血液暴力都无比真实,他甚至感受到了死亡一瞬大脑的钝痛。他打开书桌上的灯坐在摊开的书稿前,这个时代如他这样用纸笔写作的作家已经很少了,他试图记录这个奇特的故事,随即又改变了主意。在行走中思考是槙岛的习惯之一,他很喜欢寺山修司的一句话“扔下书,到街上去。”注视观察着行人的同时让思绪蔓延,不同于独处时沉思总能带给他更多灵感。

路灯照亮脚下的大地,他的身影在黑暗和光明中穿梭,他继续思考着那个荒诞的梦境,梦中他身边的人无一例外走向了死亡,槙岛并不为他们感到惋惜。“他的灵魂要的是血,不是抢劫,他渴望刀所给予的快乐”①只是那个男人以义眼和终端的形式送到他手中时,他的心中翻滚着陌生的感觉——明明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局。

崔求成漫无目的地走在深夜的街道上,他想起了全部,在诺纳塔下被击中后他来到了这里。
他冷静的思考着是否是西比拉的策划——作为信息工程师富裕美满,这个世界完美到虚假,一切如你所愿。但是他需要回到槙岛的身边,即使他也许抛下了自己。
就在他想要脱离时,路的那头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路灯落在那人银白色的头发上,折射出朦胧的光芒。“...旦那!”夜色中崔求成不顾一切地奔跑起来,仅仅几十米的距离他仿佛用尽了力气,他看到浅色眼睛中的惊讶,那熟悉的容颜让他心安,崔求成想到这里嘲笑着自己,依赖着对方的想法明明是不该有的。

槙岛圣护停下脚步,眼前的男人睁大了狭长的眼睛,他读不出义眼里的感情,却感受到对方的喜悦,“旦那又穿的这么少,会着凉的。” 回想起梦中的那个人,槙岛突然有了试探的兴致,随即露出完美而疏离的微笑,“我并不认识你,但我们也许在哪里见过。”
昏暗的环境中,槙岛淡金色的眼睛清亮,宛如圣人般的脸庞...但气息不同于他的旦那②
在这里遇见对方十分可疑,他快速的计算着,这也许是西比拉的思维模拟,利用他说出最后的计划,他不能让旦那的愿景破灭。
于是崔求成装做尴尬地道歉,他转身。
槙岛伸手抓住了崔求成的手腕,温度透过衣服传递到皮肤。
崔求成没有把手收回去。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③”他像记忆中那样称呼他,“求成。你不擅长撒谎,不是吗?”
即使怀疑是虚假的,崔求成也无法拒绝这样的槙岛,他有些无奈地笑了,随时引经据典和试探倒是真的。

他们走近一家24小时咖啡厅,在寒冷的夜晚露出温暖的光芒。昏昏欲睡的女店员看到槙岛的一瞬睁大眼睛“是槙岛老师吗!?我很喜欢您的书......”尔后崔求成看着槙岛微笑的侧脸,和点餐时犹豫的样子,想起他从未像普通人一样与喜欢的人走进一家餐厅。
槙岛选了靠窗的位置,崔求成透过咖啡的热气看着自己过去一直注视的人,忽然有些恍惚。
“和你印象中的我不同?”槙岛淡然的笑着,看不出什么情绪“我梦到一个令人厌恶的世界,梦到我和你,最后都死去了。”
最差的结果他也考虑过。现在在虚假的世界中相遇,崔求成的内心却充斥着奇怪的感觉。他听见自己低沉的声音,“你更喜欢这样的世界吧?”
“我对他人兴趣索然,但我对人类总是充满期待。这个世界不会有测量心灵的系统,但有许多灵魂是无法被发现的⑤他们虚伪而肤浅。那么你又如何呢,想要在阳光下走路,抑或是揭露骗局吗?”

被祖国抛下的他并不在乎异国他乡的国民被怎样欺骗着,之前的人生让他习惯于阴影。他有更多的选择,避免血腥和死亡。真正的理由早已认定,只是他畏惧着答案,他接触过无数人,只有槙岛是最特别的。
不是爱慕于特殊性,而是他心中只有槙岛圣护是特别的。

“在这样平凡的世界,我本不会与你相识。”
咖啡厅里只有他们两人,店员趴在桌子上小憩,空间陷入了绝对的安静,崔求成心中责备起自己说出这样任性的话。
突然间槙岛笑了起来,淡金色的眼中盛着笑意。

“意外的没骨气呢。”④
槙岛圣护记得番茄Pasta的口感,记得安全屋中堆起的书,他也记得崔求成拥抱的温度。如果那一切都是假的,他说不上什么是真实。热衷于观察人类灵魂的光辉,却忘记了向这个人再次伸出手。
“求成是个天才却没什么自信啊,我喜欢你这普通人的感觉。”槙岛对他人的兴趣常常变为失望,软弱和自负让他厌倦,求成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可是他也没有把对方当成考验的对象或是娱乐的猎物。自认为没有爱人的能力,他早该察觉到——
于是他站起身来来到崔求成身旁,“不是因为反对西比拉的目标,不是因为你高超的黑客技术。你就是你罢了,但对我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回答你之前的话。如果要重新选择,我还是会在那样的世界找到你,你会惧怕惨淡的结局吗?”

槙岛平静而认真地说完这段话,崔求成感觉心脏漏了一拍,仿佛他一直在等待
“即使是深渊,我也会随你而去。”

“是吗。”槙岛突然吻上他的唇角,“那就醒来吧。”



刹那间,咖啡馆和窗外的星空都化为泡沫,天翻地覆之间他握住了槙岛的手。
这一刻,只属于他们。



①作为生存意志的一种破坏欲和杀人欲《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尼采
②梗来自于前传小说中槙岛身上带有甜味的香气(其实是血液)
③《飞鸟集》泰戈尔
④梗来自广播剧中,崔询问槙岛的童年和犯罪的原因,槙岛答应了但求成说感觉是不能触碰的话题, 槙岛作出的回应
⑤原文为“有许多灵魂是永远无法发现的,除非预先臆造。”

----------------------------------------------------
大概两人之前谁也不明白对方的心意。圣护才是发直球,不动声色地告白,尽管老崔不是傲娇只是缺乏安全感。
Moments来自一首老歌
【只要是能让你,从此不用再看到,那些更可怕的黯淡,我愿意付出所有】
就是这样的感觉,我私心里他们回到了公寓里。这对并不平凡,可我就是想看普通人般的日常。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974950
分享B站一个小羊和Chara的视频
同人 有些治愈

一天看完硅谷

表白Jared
听说在美国很火,可惜国内是个冷圈...?
So有任何硅谷或者JR 同好吗
(´・Д・)」 也许在AO3翻个小短篇?

占Tag致歉
随手撸了个拔杯小人ww
微博的捏脸游戏
颜色没有那么多可选的所以只是表达感觉

码一下剧情
POI:
117夕阳组养孩子




118哈罗德被迫Drug意识不清




312 哈罗德青年

318 夕阳组装政客 父女组讨论鱼 Root追踪褶子怪(...)




319父女组假扮同学聚会



411 大家一起逃离地下 TM演算 Shaw被抓